《毁灭之剑》黎曼鲁斯坦克短篇【战锤40k】

帝国与欧克在一个沙尘暴强大的世界开战,主人公是帕拉冈尼亚装甲团的黎曼鲁斯战车车长,在一次战斗中损失了大部分的车组,但因为英勇的表现被选入该团第七重战车连的毁灭之剑火星凯旋号上服役班尼克精疲力竭,意识恍惚的他观察著周遭,进行善后工作的人窃窃私语,在墙的另一端抄写伤亡名单的参谋们彼此确认纠正著阵亡者的纪录,然后,他呼呼大睡。「嗨。」站在他眼前的男人对他打招呼,瘦小、结实而且带著桀傲不逊的微笑,他朝著班尼克伸出一只脏手,班尼克犹豫了一下,驱赶走睡意,坚定地握住那双手。男人的制服同样肮脏。「我是拉登,火星凯旋号的首席炮手,抱歉我来迟了,但我们一直搞不定那该死的火炮瞄准单元,在欧斯纳罕咱们被打得很惨,虽然没你们惨,不过嘛…」他耸了耸肩「要我帮你拿吗?」拉登一边指了指班尼克的行军袋一边不停地说著。「你就是班尼克,对吧?真高兴认识你,凡德就可惜了,他是在你之前我们的三席炮手,但有新面孔加入我们也挺好的,当个战车兵总会有点反社会人格倾向,但我想你应该也懂吧中尉,哈。」班尼克伸展了一下身子,「跟我来,快点快点,我打算徵用一辆车子,这样咱们就可以拉风的回营去了。」拉登眨了眨眼,表示所谓的”徵用”其实就是”偷窃”的婉转说法。他停下来帮班尼克拿起行军袋,「抱歉啦,上尉老骂我屁话一堆停不下来,哈哈!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我炮打得准,每个人都这麼说…王座啊,你带著这东西干嘛?」拉登翻弄著班尼克的行军袋,东西被一件件扔到地上「抱歉,但你用不著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车上没太多空间,嗯,这个看起来有点多愁善感,留著吧,这个可绝对不行!」班尼克想要解释,甚至下令他住手,但他不敢肯定这有没有用,以官阶来说他高过拉登,但拉登是首席炮手,技术上来说拉登比他资深直到上尉做出其他指示为止。「你有备用的呼吸器吗?」拉登干完翻箱倒柜的勾当,拉上袋子的拉鍊,「你会需要的,我们在外执勤的时间很长,我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每次你进出时都把沙尘给带进来,我会想办法帮你搞来一个,好啦!准备好了没?走吧!走这走这!」矮个子炮手突然停了下来,红发下的眉头紧皱起来。拉登像个疯子一样开著徵用来的车子,用毫厘之差在莫德勒斯巢都地面城镇的厚墙建筑之间穿梭,到了平地,他开起来更疯了,一长串行军的步兵在疾驰之下化为模糊的斑点,当他俩飞奔而过时交头接耳,在不打信号的情况下冲过交会口,吓得一辆双层矿石载运车紧急转向,他横冲直撞的冲进一栋没有被矿石或工厂用车占据的建筑然后滑行急停在一个矿石储藏间前。「如果吓到你的话就抱歉啦!」拉登微笑,看不出有一点抱歉的意思「幸好我没被派去当驾驶,对吧?」他戴上呼吸器,「你也戴上,这栋房子不是完全气密的,他们告诉我说今天不会出事,但我可不想冒险,尤其是我还不懂你的状况。」他们下了车,随著空气流失的嘶嘶声响走向排列著生产设备的主楼,这些在用途在和平时期的机器都被关闭并粗暴地移到了半公里长厂房的另一端,石铺地上还残留著机器被移走时的拖痕。「这台是毁灭之剑”月神极限”号,那是地狱之槌”欧斯纳罕重生”号,上尉的座驾—他喜欢在近距离把目标轰成稀巴烂—最后,咱们的毁灭之剑”火星凯旋”号,你也看到了,咱们之前挨了一顿打,但火星凯旋号永远能挺过去,它服役千年依然老而弥坚,是连队中最老的战车。」拉登看了一眼旁边空出的空间,白漆画出的空位原本是”帝王之光”号应在的位置「我们原本还有台影剑,该死的欧克。」每台战车都超过十三公尺长、八公尺宽,其中最高的有三个成人叠起来高,班尼克以往受训指挥的黎曼鲁斯相比之下简直就是个矮冬瓜,这里每一台战车都比得上一中队的黎曼鲁斯或一整排的步兵。「嘿嘿,这才是正确的反应。」拉登对著双眼圆睁说不出话的班尼克说道「来吧,你的新岗位等著你。」拉登走向火星凯旋号,班尼克亦步亦趋跟在后头,目不转睛地盯著毁灭之剑。两台毁灭之剑都是火星型,彼此间的差异非常细微,两台车都在前部安装了一门粉碎者加农炮,一旁装有一座双联重爆弹炮塔,在双顶盖炮塔上装有一管战斗加农炮作为主要武器,装有火箭推进模组的增长强化炮管用有远强过那些黎曼鲁斯使用的武器的威力,主炮的一旁装有一挺同轴自动炮,测距的用途要大过於实际破坏,两台车的车尾都安装有两个大型副油桶,反应炉在战车沉睡时依然发出嗡鸣,车身两侧安装有遥控炮座,但火星凯旋号在先前的战斗中失去了一个炮座,炮座上的双联重爆弹枪有90度的射角,上方的雷射加农炮则有270度射角。只有炮塔才能看出两台战车的不同。火星凯旋号安装有一挺重机枪,在炮塔后部的通信阵列也更庞大,一个刻有带翼战斗圣人像的潜望镜安装在一旁。相比之下月神极限号显得相对单调,缺少火星凯旋号的华美雕刻。班尼克猜想这是因为毁灭之剑漫长服役时间的造成的差别。这是台神圣的车辆,一台活生生的圣物,人类帝国坚强力量的铁铮铮化身。「她真美,对吧?」拉登说道「虽然她现在有点狼狈,但别担心,咱们很快就会让她亮丽如初。」战车上的许多装甲板已经被移除,露出下方的机械部件,管线从排列的机器以及油箱旁延伸而出,动力外骨骼发出轰隆隆的吵闹声穿行於弹药、电池、备用零件和口粮之间,星火从电焊火炬中喷发,机朴来来去去或站立在原地精确地执行被交付的任务。技术教士们监控著一切,偶尔中断他们的交谈或祷告去训斥那些不够奉献的人,或与车辆的机魂沟通。一个满编的超重战车连需要四十名乘组员,而确保整连运作的后勤和支援人员则是此人数的四倍以上。超重战车散发出强大的威势,她们就像被铁鍊拴住的怪兽,沉默,却无疑代表整个厂房中最凶猛的力量。技术教士、机朴生化人和军务部的人员围绕在这些车辆旁,她们就像耐心等待著让低等生物来清除身上寄生虫的野兽。她们散发出的气场是压倒性的,彷佛随时能够冲开束缚大肆破坏。一台擎天神装甲回收车停靠在火星凯旋号的一旁,上面挂著侧边炮座用的弹药带,缆线和管路从毁灭之剑车身的破洞延伸而出,新的装甲版已经被安装用来修补被欧克泰坦奇特武器击毁的部分,上面还没进行涂装,就像伤疤上的新生组织一样。班尼克哀伤地看著战车上的毁损部,一旁的技术教士们就像血肉伤口般的小心翼翼,而战车本身则平稳的不动如山。两名技术教士在侧边炮座旁忙碌著,一个忙著用机械触手操作著擎天神的控制面板,当拉登和班尼克经过时,两人都朝他们发出二进制短促的声响抱怨。「这边这位。」拉登指著对方「是引擎监管者布雷斯洛克主教,你会很常看到他的,而另一位。」他指著站在一旁的机朴,班尼克发现那就是他在卡利干看到的那一个,它是一具战斗机器,肩膀上的凹槽安装了一挺重爆弹枪。「那是乌索,两人可说是形影不离,看到一个代表另一个就在附近,听我的,千万别惹毛布雷斯洛克,乌索不会容忍的,有人说它支离破碎的脑子还有一丝人性。」两人来到毁灭之剑的后方,战车的反应炉在他们上方发出低鸣,拉登向班尼克指出了登车梯的位置,就在反应炉的左方,两人爬上战车,站在设有炮塔的主甲板上方。「这边。」拉登用脚指了指一旁的舱盖,「你可以透过这边进入主甲板,这个通道很窄,直通维修站,是紧急时刻时用作逃生出口用的,你走这里会激怒福克西根,但谁鸟他啊。看那边。」「主甲板前部有一个舱盖,可以直接通到驾驶室,就在第二炮手席下方,所以除非你想惹毛干列克否则别走那边,相信我,你不会想的,如果干列克中士在执行其他任务或没轮值时你会被派到第二炮手席,不过大部分的时间你都会待在第三炮手席,在指挥甲板全程遥控这些长枪短炮,好啦,到车顶去,干列克就是那个虎背熊腰的家伙,看到了吗」拉登指著一位站在粉碎者加农炮旁的光头男子说道。「喂!列克!」拉登掏出一根小螺栓扔向干列克的脑袋,中士是个夸张的巨汉,不但是班尼克见过最高大的战车兵,甚至是最高大的人类,就算毁灭之剑是一台巨大的战车,干列克如何把自己塞进去依然是个谜。「他的块头就跟欧克一样。」拉登对著班尼克说道,「闻起来也差不多,是吧,干列克?」「亲切点好吗?我跟你介绍介绍,这是班尼克中尉,我们的新任三席炮手和新组员。」「他就这副烂脾气,所以最好在他专注在别的事情上时再跟他说话,他在车内时就好相处多了,因为他不想让火星凯旋号难过,看到他脖子上挂著的那个大挂饰了吗?我们来这里之前一个月不知从哪弄来的,真白痴,大概是用来驱鬼或避厄运的护身符吧,不过如果你想知道什麼,问他就是了,他虽然不算是能言善道类型的,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可以说的一名政委吐血三升,他可是有真本事的,来吧。」拉登领著班尼克爬上毁灭之剑宽广的炮塔,上面有两个巨大的舱口并列,其中一个较高,耸立於炮塔上形成一个用於观测的圆塔,另一个舱口则被装甲档板层层保护,上面的环形轨道架著一挺重机枪。两具潜望镜以及观瞄镜就安装在炮塔前部,炮塔后部则是额外的通讯组件,拉登将他的手指放在装甲舱盖旁的凹槽上,一阵喀擦声从炮塔内部传来。「咱们会在里面替你的指纹建档。」他说道「这些都是自动锁死的,伟大火星制战争机器带来的小小便利,当然啦,你也可以用手动方式从内部开启,要不然咱们就有麻烦了,不是吗?」「噢,全都是火星科技。」拉登点点头「都是些非常精密的玩意,福克西根—咱们的技术教士—也搞不清楚这些东西的真面目,所以我们单位才要有布雷斯洛克、克兰普森和其他引擎监管者,如果是克兰普森嘛…」「他可能得去问他的祖奶奶才能搞懂这些宝贝,至於布雷斯洛克说不定早就这麼干过了,中尉,这还不是全部,噢,远远不是。」他钻过舱盖,班尼克等了一会儿才跟著下去,还得把身体缩往一旁免得撞上炮塔内的射击台。炮塔内的空间还不足以让人站立,班尼克弯著身子环顾四周,他的眼睛花了点时间才适应光线变化,他被显示幕上各种红、绿色的光源搞得头昏眼花。「这是炮手甲板。」拉登骄傲地说道。「你现在站的地方是我的装填手梅根的位置,我的在这里,主炮手席。」他抓住一张固定在炮塔地面满是补钉的高背椅,用力摇了摇。「就在主炮旁边,这就是我的工作地点,很赞吧?第二观瞄镜—就是上面那个又大又炫大盒子旁的小盒子—直接连到我这儿。」他用手背敲了敲舱壁「荣誉中尉(注)也可以收到这东西传来的影像,跟你说过这些都是高科技产品,车长席在下层,这里和你的黎曼鲁斯不同,噢不,有太多的东西需要管理控制,他可不能学你们一样蹲在炮塔里面,不过当然他还是可以从他的战术显示器上看到所有上头传来的资料给他参考。」(注:荣誉中尉介於中尉(班尼克)与上尉(连长)之间,是火星凯旋号的车长)「后面是第二车长席。」他指著观测塔下方的一个凹陷处,「如果他需要往外看,他也能从这里直接指挥我们。」炮塔内十分燥热、缺少空气流动而且充斥著外头修缮作业传来的噪音,「梅根的位置在这里。」他指了指一旁的弹药架以及炮塔中央的箱型装弹机,六枚炮弹置於架上随时可以射击,这些炮弹有半个成人高,进一步压缩了炮塔内的空间。「拉特会把炮弹从下层的弹药库送上来,有时梅根无聊的话就会爬上舱口用重机枪打个几发过过瘾,别碰那挺重机枪,梅根认为那是他的东西。」他别有用心的说道「这会让他嫉妒的发狂。」「现在跟我下去。」拉登沿著炮塔内设置用来让成员来往主甲板的爬梯往下,弹药输送机就架在爬梯的旁边,「接著是指挥甲板。」他们往下进入一个舱房,舱房成不规则的八角形,每个方位都设置了强化玻璃保护的观测口,甲板边缘可以看到履带模组。跟炮塔一样,这里同样雍塞闷热。「柯提恩座这里。」他指著一张架高的座椅与横列在座椅前的大量显示萤幕。「而在那边的是叶帕拉里安少尉,通讯官监副指挥官。」拉登指著,那名战车兵除了背心外几乎衣不蔽体,满是汗水的身上叶帕拉里安部族的刺青清晰可见。「欢迎登车,中尉。」叶帕拉里安说道,然后又埋首於他的作业中,他的通信席和柯提恩的指挥席连成一个横跨车体前半与右侧的连续L型区块,叶帕拉里安的座席就在指挥官的右侧,置於地上的轨道让他能够快速的在各个显示幕、逻辑引擎和侦搜仪之间移动。柯提安的指挥席包含一座指挥桌及一个高度复杂能够投影三维图像的沉思者显示器,过去班尼克只有在重要的战略要地才能够看见这种仪器,拉登对於车上装备高科技的程度并没有吹牛。「你的位置在这里,第三炮手席,完全远端遥控。你的主要任务就是操作侧边炮座和车体前方的重爆弹炮塔,因为奥特兰纳基本上太忙没有时间使用那玩意。基本上你可以从这里遥控整台车的武装,只要拨弄这些开关就行了。」他注意到了班尼克的专注,「别紧张,这比黎曼鲁斯复杂多了没错,但你很快就习惯的,它会帮你完成大部分的工作,看到没,火星科技,全都是标准建造模板(STC)出来的玩意,但这些和帕拉冈上的模板不一样,只有高级的教士可以解读这麼复杂的东西,你得确保你正确的祈祷—至少在布雷斯洛克在的时候,噢对了,拜托别遥控我的炮,好吗?咱们得说清楚,那是我的炮,由我主管,我不喜欢别人碰它,除非我被打死了,到时候就请你自便了。」他微笑。「现在,在你后面第二张椅子是你的装填手,马赛罗,他只是个小鬼,但他挺能干的,有他协助你们俩应该可以发挥强大的火力,一次点放时别打太多爆弹,每一挺重爆弹枪都有四千发爆弹的储备,所以不太会用尽弹药,但内部的连续装填系统状况不太好,唯一可靠的装填方式是打空后重装整个系统。这就得通过侧边炮座的舱门爬到外面去处理了。如果你需要装弹,那就是马赛罗的工作,请别害他在枪林弹雨中还得跑到车外去。雷射加农炮就不用担心那麼多,它们由反应炉直接供电所以别担心能源耗尽的问题,但有时候分流器会烧掉。如果真的烧了,就找马赛罗或技术教士处理,维修站就在后方。」他指了指后面巨大的站区,只略小於通信席,占据了不规则八边型舱房最长的一边,上面架高的地面代表人不可能在上面站直,技术教士必须侧身将自己塞入内部的席位,几乎已经到顶。整层甲板都被科技装备、弹药输送机和垂直贯穿中央的炮塔联络梯给占据,因此很难想像五个人能够挤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作业,战斗席位如此拥挤组员甚至连手肘都会相碰,这就是把厚重装甲、多重系统和大约十个人的组员硬塞在这麼一点空间里的后果。「下层甲板往这边。」拉登走向舱房前部的梯子,两人爬下梯子来到一个走廊,这是登车以来首次两人可以几乎挺身站立的地方,这里的空气甚至比上两层还要混浊炙热。「指挥甲板下方还有一层空间用作储藏室,还有三个铺位。」「当我们远距离布署时会采用轮班制,这样你就可以在有时间时来这里小睡一番,你会很常用到的,因为我们每次布署都会长达几周。」他转了转眼珠子,露出微笑。「你的置物柜在这。」他指著一个小门,「你现在该感谢我把你的垃圾都扔在外面了。你可能会想要脱掉你的夹克,毕竟你已经知道这里热得要命,但去见荣誉中尉的时候最好还是给他一个人模人样的好印象,是吧?」「履带模组边的这个门可以直接通到侧边炮座的爆弹装填机,我们可以这里替爆弹枪补充弹药,弹药室那边也有一座,弹匣式装填,你只管把爆弹的方向塞对,剩下的自动装弹机会处理…应该会处理,这玩意老是卡弹所以别太依赖它,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吗?」「没错,不过就像我说的,如果你需要装填那就是马赛罗的工作。这边的管线是雷射加农炮的。」他指著一大捆从反应炉延伸而出的动力管线。「试著别撞上这些东西,它们的表面锋利无比,会让你流血流的像被宰的猪一样。小心快速释放栓,如果你拉错了就会看到最大的那块电池往你的脸冲过来,这个设计是为了让它们很容易更换,我们也很常用到,不过相信我,那个场面很恐怖。接下来往这里。」「这边是驾驶和二席炮手的舱室,但我们不去,那是干列克和奥特兰纳的领土,奥特兰纳完全不离开那里,就连回基地了他也睡在驾驶室的椅子上,因为他实在太爱驾驶了,荣誉中尉已经放弃纠正他奇怪的小小习惯,他是整个军里最好的驾驶。他现在就在里面。」又是一个微笑,班尼克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这个健谈的炮手了。「现在咱们往后面走见见其他夥伴,小心地上的轨道,那是给前面的粉碎者加农炮输弹用的。」他们走到战车的后部,通过一对宗教饰品,分别是一座帝王的小型塑像和奥姆尼赛亚的伺服颅骨,一旁是一块失去光泽的黄铜纪念牌,上面被机械教的蜡封、祝福的祷文和羊皮纸填满。「这是什麼?」班尼克问道。「这里是弹药储藏库。」两人将脑袋探进前面的小门,眼前是一个低矮的舱房,显然就在维修站的正下方,两个光著膀子的大汉—同样只穿著背心—在翻转的装集箱上玩著卡牌,他们占据了弹药架之间的狭窄空间,吞云吐雾消耗著所剩无几的氧气,就算现场没有爆裂物,这也是严重的违纪。巨大的弹药存放於墙上的弹药架上,舱房如此之小而弹药如此庞大使得可用的空间不过一公尺半见方。在舱房的前方,也就是班尼克猜测战车的正中央的位置是一台巨大的输弹机,一座巨大的圆管上有一个可以开阖的输弹口,足以容纳两发一公尺长的战斗加农炮炮弹。「这是弹匣,火星凯旋号上受到最严密保护的区块,很有道理,是吧?我们称这里干列克的轰炸大盒子,唉,怎麼称呼不重要,反正知道我们在讲什麼就好,对吧?那边两位是梅根和拉特,坐在上面拿著写字板的是马赛罗,马赛罗和拉特也是梅根部族的。」他指了指两人的部落刺青。「但要是我们有三个都叫做梅根的装填手那也太让人头大了,所以我们用母姓称呼他们俩。」拉特哼了一声致意,视线始终都放在弹药箱上正在进行的牌局上面,马赛罗挤过另外两个装填手并热情的握了握班尼克的手。他远比另外两个战车兵年轻,生理年龄不可能超过二十岁。「这是最有礼貌的一个,他来的时间还不够长,才刚替补咱们之前的第三装填手,我记得叫阿特力斯。」「是啦是啦,反正你没过多久就会忘了。他是最年轻的一个,几年前我们从帕拉冈妮雅四号殖民地的多斯坦找来的,那边离丹特瑞斯小行星带不远。我们通常不会徵招这麼年轻的兵,但采矿生活通常没什麼出路,那时候我们伤亡惨重,上层的老大又认为不能靠死菜兵来组成战车部队,於是麻烦就到了我们这里,战斗群领到五百个受够采矿生活的人,我们得到他。」年轻的战车兵忽视拉登的长片大论,「中尉长官,欢迎来到火星凯旋号,很荣幸与您一同服役。」「如果你能教我点诀窍我会很感激的。」班尼克说道,「那个射控系统是我以前从没看过的。」「臭小孩,对吧?跟你说过了。」拉登说道,「好啦,介绍到此为止,往这里走,咱们去见荣誉中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